您的位置: 企业日报> 新闻> 本文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为什么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

发布时间: 2021-03-31 16:57:23      来源:网络      作者:xjh
导读

本文是来自xjh的投稿,由编辑关于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为什么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的内容介绍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为什么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

 3月30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播出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五集《督导利剑》,片中首次曝光了孙小果在KTV逞凶踢裂他人膀胱和执行死刑前的现场画面,对这起震惊全国的涉黑大案进行了深度揭秘。为何孙小果屡屡减刑逍遥法外,背后有着怎样的黑暗,下面跟着小编来一探究竟。

 一起KTV故意伤害案 牵出涉黑大案主犯孙小果

 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来到了昆明市一家KTV喝酒唱歌。醉意中,空姐李某与男同事王某发生了争执,愤怒的李某让对方别走,随后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一群刺着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带头的男子是此后震惊全国的涉黑大案主犯孙小果。

 孙小果抬腿猛踢王某的腹部,当场将其膀胱踢裂。这是一起涉嫌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但孙小果却若无其事、扬长而去。

 从18岁起轮奸妇女,第一次犯下重罪,20多年来孙小果已经一次又一次脱身法外,他确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果然,取保候审、达成和解,随后的一切都如同孙小果所预料的一样。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扫黑风暴让他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躲进“避风港”。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起KTV故意伤害案时,孙小果三个字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

 “死刑不死”孙小果死里逃生背后暴露惊人黑洞

 孙小果,1975年出生,1994年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的孙小果,更加肆无忌惮,1997年4月至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四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使一名被害人重伤。

 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然而蹊跷的是,12年后的2010年,孙小果重操昆明的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成了一个谜。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 张力:我们把它锁定为第一大案来进行督导。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怀疑,他怎么一步一步这么多个环节,他都能把它打通,就走到后来这个程度,这个简直我们也是不可想象的。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会同云南省扫黑办调查案件真相。

 孙小果死里逃生的背后疑窦重重,调查证实,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后,1999年二审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为死缓。2007年案件启动了再审,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期间孙小果又被多次减刑,实际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出狱。

 孙小果脱罪,暴露出一个惊人的黑洞:从一审、二审到申诉、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被人层层击穿。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为什么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

 为什么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都因为一张无形的“关系网”

 专案组调查发现,多年来编织出这张关系网的人是他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

 孙鹤予原本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曾因帮助孙小果伪造材料办理取保候审,在 1998年被依法判刑并开除公职。

 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从云南省边防部队转业后,先后担任过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区城管局局长。

 1999年,孙小果二审被改判死缓,在此后几年时间里,孙鹤予和李桥忠一直四处找关系想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要改判就得启动再审,再审得先能立案,李桥忠几经运作和当时的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关系。

 李桥忠同时又请托了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向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母亲的申诉材料。自上而下打招呼,让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既有内应,又有来头,案件得以顺利立案,进入再审环节。然而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对是否将死缓改判为有期,出现了不同意见。

 时任审监庭庭长的梁子安是能否改判的关键人物。合议庭在对案件进行第三次讨论的时候,这个明知不能改的案子却还是被改判了。

 李桥忠通过关系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借助这层关系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赵仕杰打了招呼。梁子安在收受孙鹤予、李桥忠价值11万多元的财物后顺水推舟,最终促成了再审改判20年有期徒刑。

 以虚假专利顺利减刑?孙小果提前出狱背后的荒诞黑幕

 司法的威严与公正就这样在关系和金钱往来交织中被扭曲,但徇私枉法的黑手并没有就此罢手。改判20年有期徒刑的孙小果实际服刑不到13年就提前出狱,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黑幕?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要求对蛰伏在监狱系统的“关系网”“保护伞”一查到底。

 罗正云,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他和李桥忠是同乡,也是李桥忠在边防服役时的老上级。在罗正云的牵线搭桥下,李桥忠和孙鹤予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的刘思源。

 在刘思源等人的关照下,孙小果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监狱干警两次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报请减刑。

 为了让孙小果以最快速度、最大限度减刑,孙鹤予等人还策划出了荒诞的一幕:由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管教干警把图纸带进监狱,同监服刑人员按图纸制作出模型,一个署名孙小果的“防盗窨井盖”专利发明出来了,整个过程孙小果从未参与。

 为了排除阻力,让虚假专利顺利通过审核,李桥忠、孙鹤予又费尽心思把孙小果从省一监调换到省二监服刑,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法院裁定减去有期徒刑2年零8个月。

 黑恶之徒更难逃离法网!扫黑除恶,终于伸张正义。

 法律成为法人手中的橡皮泥,黑恶之徒脱离法网继续危害社会。为了尽快依法彻底调查孙小果事件的真相,全国在中央监督的基础上,多次派遣重要事件监督组到云南推进事件监督。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布孙小果再审案件。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的画面首次公开。

 2020年2月20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出的死刑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扫黑除恶最终伸张正义。

 多年来一次为孙小果徒刑的孙鹤宇、李桥忠分别被判处20年、19年徒刑。

 梁子安、罗正云、刘思源等17人因犯私利罪、受贿罪等罪被判处12年至2年有期徒刑。包括两位云南高院院长在内的6名领导干部也受到党纪处分。

 在中央扫黑监督小组的强烈推进下,长期攻击不破的大事件落后,一些人反映出强大的黑恶势力落后事件,一些关系大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逐渐解决,扫黑专业斗争成为名副其实的民心工程。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为什么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

 延长阅读:

 中纪委员会网站在孙小果监狱发明井盖:荒唐的背后是权力失去监督。

 人情关系学开辟荒谬的渠道。孙小果的母亲孙鹤宇、继父李桥忠疯狂地委托关系,利用朋友圈战友圈的熟人委托,通过层关节的司法人员、监狱管理干部关闭,妨碍情面、领导打招呼,放弃原则、规则。据调查,井盖的设计图纸是孙鹤从外面带来的,在一些监狱干部的帮助下,同监其他懂技术的犯人制作了模型。孙小果的设计陈述资料被认定不是本人的笔迹,而是同监犯代笔的。第一监狱在有关领导人的照顾下,认定孙小果重大立功申请减刑。

 孙小果家属的委托、人情社会的缺点等原因,更重要的是相关司法权力失去了监督制约。综合孙小果事件,从立案关、审判关到减刑关,多个环节公职人员严重浪费私利问题。中途只要有一个人严格执法,他的这件事就走不动,每个人都松了这么小的洞,最后撕了大洞。这反映了许多环节的权力运行出现了漏洞,责任职权失去了刚性约束,制度不完善,制度不执行,监督不到位,最终引起了权力租赁、权力滥用,孙小果荒诞地复活。

 司法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孙小果事件警告我们,要坚决整政法战线违纪违法问题,推进扫黑除恶常态化,坚决打击黑恶势力和保护伞,深入探索司法权力运行的弱点,依法设置权力、规范权力、制约权力、监督权力,坚决防止司法活动的干预、插手,严格检查法律犯法、滥用权力,代言法律、权力压力法等,确保领导干部,特别是司法执法人员严格按照制度行权力,公正廉洁的司法。以上就是本次企业日报分享的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为什么孙小果一次次逃出法网全部内容,希望让你对此事有一定的了解,对相关情况有更清楚的认知。请持续关注企业日报,了解最新时事,社会热点动态一手掌握


猜你喜欢

家提醒尽快接种疫苗 为什么要接种新冠疫苗

关于邀请马斯克、  比尔盖茨等头部企业家认购首批创始商权币的公开信

瑞丽再次封闭管理 瑞丽再出疫情让人担忧

本文网址:http://sczbz.com/xinwen/100267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精彩必读

庆祝建党百年文艺演出提前至今天 由于天气原因庆祝建党百年文艺演出提前至今天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