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企业日报> 新闻> 本文

从零开始构建MDT模式,看美中爱瑞如何“吃螃蟹”

发布时间: 2021-09-06 15:29:55      来源:网络      作者:hz
导读

本文是来自hz的投稿,由编辑关于从零开始构建MDT模式,看美中爱瑞如何“吃螃蟹”的内容介绍

随着国家《“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发布,一系列医疗改革正在落地开花。而作为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办医也需要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推动机构发展模式转变和核心服务能力建设。社会办医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如何走好新征程,也成为医疗领域的一大议题。

2021年2月,位于北京市大兴区,设有400张肿瘤专科床位、包含60张日间化疗及24张ICU/急诊留观床位的私立三级肿瘤专科医院北京美中爱瑞肿瘤医院(下称“美中爱瑞”)开始运营。“从零开始”的MDT模式(Multi-disciplinary Treatment)如何构建?以MDT为核心重塑业务流程能否走通?民营医院如何看待“公益”与“资本”的关系?美中爱瑞或许能提供有益参考。

从零开始构建MDT模式,看美中爱瑞如何“吃螃蟹”

一个关乎患者生存率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需要MDT?这不仅是医疗行业从业者会思考的问题,也是许多患者提出的疑问。

大多数患者,尤其是癌症患者及其家属都面临这样的状况:在多家医院多个科室挂号问诊,只为更好地了解疾病,得到更好的治疗方案。但是病患往往陷入进退两难的结局:在分别听取内科、外科、放疗科等多个专家的意见后,发现自己面临着化疗、放疗、手术以及其他多种不同的治疗选择,甚至是相左的治疗决策,优劣难于权衡。

即便医院展开专家会诊,其结果也往往不尽如人意。首先,能够获得专家会诊的往往是个别棘手病例患者,大多数患者无福消受。其次,传统会诊邀约科室一般以临床科室居多,病理、影像科等辅助科室较少参与。而对于疾病的诊断,病理、影像科等辅助科室又往往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最后,专家会诊结果的执行也缺乏保障。

“早期临床科室的诊断和治疗方案的确定,对于肿瘤治疗十分重要。”美中爱瑞院长徐仲煌说,曾接诊过一例患者,多家医院诊断其为术后肿瘤复发转移,但美中爱瑞MDT团队综合会诊后判断疑似病灶并非新发恶性肿瘤,而是病理结果的解读偏差,这一会诊结果的改变也避免了进一步放化疗对病人可能造成的损害。

何为MDT?MDT是多学科团队协作全程诊疗模式的简称,即由来自外科、肿瘤内科、放疗科、放射科、病理科、内镜中心等科室专家组成工作组,通过多学科专家共同会诊讨论的形式达成下一步治疗方案,并由核心MDT小组执行该治疗方案。

在患者诊疗过程中,MDT相关科室必须实时参与,并充分发表意见,指导诊疗决策。而传统会诊后续患者诊疗其他科室参与程度低,所有诊疗决策方案还是由非专业的首诊科室实施,例如本应由肿瘤内科主持的化疗目前通常都由外科主导。国际上MDT模式针对所有住院患者,对疾病的讨论贯穿全过程。甚至,患者的长期生存也被纳入了评价指标。而传统会诊模式一般缺乏执行评价体系,这些都将MDT模式与传统专家会诊模式区别开来。

有专家认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肿瘤疾病诊断、治疗等方面的技术水平与国内相差并不大。但是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发达国家为50%-60%,国内仅为30%-40%。出现这种差别的一大原因,就是美国等临床医学正在向“多学科精准医疗”方向发展,一个肿瘤患者往往由多个学科的医生共同诊治,使得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得到了有效提高。

也正是基于能惠及更多中国患者等原因,美中爱瑞从制度设计、就诊流程、绩效考核等顶层设计着手,以MDT多学科团队协作全程诊疗模式为核心,以患者结果为导向重构了诊疗体系,试图以国际水准的肿瘤理念助推国内肿瘤治疗生态的发展。

从零开始构建MDT模式,看美中爱瑞如何“吃螃蟹”

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内医院

实际上,国内许多医院都对MDT模式进行了探索,也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突破,逐渐改变了以往由医院针对疑难杂症病例而特别召开的专家会诊模式。比如,北京肿瘤医院就尝试推行多个专家的挂号制,患者一次挂号5个专家,实现“多学科会诊”。

但短板依然明显。会诊后,尤其是面对相左的诊疗意见时,患者如何整合诊疗意见?此外,诊疗结束后患者也难以得到来自专家团队的诊疗保障。而从诊疗过程来看,会诊方案的的落地执行还是由患者逐科去落实,并未实现简化。

“在公立三甲医院,影像科医生每天都要签发八九十份CT、核磁报告。每天都要工作9-10个小时。在这种情形下,如果再去参加会诊,效果可能不会太好。”徐仲煌表示。

徐仲煌认为,现实情况是,以往医生在会诊过程中本身获取的信息是碎片化的,医院很难提供完善的信息系统辅助会诊。同时,由于缺乏制度、诊疗流程、绩效考核等设计,增加了会诊过程中的困难。医生往往疲于接诊本科病人,无暇顾及协助会诊的病患。

“如果不能从组织架构、医疗流程、绩效考核等方面实现革新,MDT模式就永远不可能诞生。”他说。有鉴于此,美中宜和医疗集团、大钲资本、启迪人保基金、远洋资本以及斯道资本共同投资筹建了美中爱瑞。事实上,收购其他医院不失为更“简便”的选择。但是,“要在收购后从原有模式中进行改革,也面临巨大的阻碍,反倒不如一切从零开始。”

在此之前,国内鲜有以MDT为核心重塑整个业务流程的落地案例。美中爱瑞或许提供了一个鲜活的示范。

患者进入医院后,由医院为其MDT模式提供系统化支持,无论是信息化系统,还是就诊流程都被重新设计。患者本身并不需要熟悉这一模式,MDT小组团队将针对患者病情给出更具针对性的诊疗方案。由于肿瘤患者本身治疗周期十分漫长,美中爱瑞的MDT模式也将贯穿患者全生命周期,而不同于其他医院单次进行的专家会诊模式。

为确保患者更好地感受到MDT模式的优势,美中爱瑞会保证医生有足够的时间和良好的心态参与其中,会根据患者调整医生人数或者进一步优化流程,降低医生的工作量。

为减轻医生的负担,美中爱瑞还借鉴国际MDT模式,引入CM(Case Manager,个案管理师)这一角色。CM不仅仅扮演着医生秘书这一角色,同时也是患者的贴身管家。通过CM构建起医患沟通的桥梁后,无论是前期协调安排检查、沟通检查结果反馈、联系主诊医生对症治疗,还是后期提醒复查以及随访,均由CM提供服务。目前,美中爱瑞CM均由高年资护士或全科医生担任。

在制度层面,患者患病过程与检查结果会有十分清晰的记录整理,每一个时间节点,患者表现的症状以及检查结果都可查可追溯,每一个参与MDT的医生都为患者采取的诊治方案负责。

“我们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虽然有困难,但是我们必须要走出这一步。”徐仲煌说。

虽有生存压力,但面对患者仍愿慢些盈利

费用问题一直是医疗行业备受关注的一个问题,尝试MDT模式的医院也不例外。

“我们一直在积极筹备接入医保。”徐仲煌表示,美中爱瑞的定位就是做“医保价格”的私立医院。

医院建立的最开始,费用问题就被纳入重要的考虑范围。美中爱瑞一级MDT不收取额外费用,这是医院制度带来的红利——医生办公室是混合办公室,借助常态化的讨论机制,普通问题得以快速解决,形成方案。二级MDT如果不涉及外请专家,费用在3000-5000元左右。

就像其他许多系统性革新一样,MDT也有着很强的边际效益递增性。一旦模式形成后,能在诸多环节实现优化。以早期癌症手术为例,MDT模式下也许一天之内就能形成方案并且完成手术,而在传统模式下或许需要两三天时间。这种流程优化带来的包括住院费在内的费用降低,也能惠及患者。

“我们的医生也需要去树立MDT概念,因为之前他们其实不习惯这样的做法。医院的行政管理也要求以MDT为核心,这些概念树立之后,系统建设做好了,效率自然会提高。”徐仲煌说。

私立医院本身就面临更大的生存压力。但作为前协和医院的医生,徐仲煌希望能够像曾经那样继续做一名好医生、追求好技术、提供好疗效,服务好每一名患者。美中爱瑞定位于普惠大众,为了减轻患者负担,医院甚至组织成立了公益基金会来帮助困难患者。

压力一方面也来自于经营。“我认为目前金融的大环境有些急躁,不少企业想挣快钱。但医疗行业有自身的特点,不能拿别的行业的心态去做医疗。在这点上,我们的投资机构和我们是一致的。”徐仲煌说,“医疗行业天然有公益属性,不能完全按企业的做法做。这个过程中,就需要面对压力。我通常说在资本面前我是医生的代表,在医生面前我是资本的代表,谁来掌握这个平衡,这个很重要。”

美中爱瑞做到稳定盈利,徐仲煌认为最少需要5年乃至10年。“一个模式能否跑通需要时间来验证,尤其是在医疗领域,我们可以慢一点。”


本文网址:http://sczbz.com/xinwen/100430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