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企业日报> 新闻> 本文

沃尔德:科创板的“金刚钻”之路

发布时间: 2020-06-01 09:30:09      来源:网络      作者:辽宁省北宁市
导读

本文是来自辽宁省北宁市的投稿,由编辑关于沃尔德:科创板的“金刚钻”之路的内容介绍


A 这家企业是做什么的?

深耕超硬材料领域近20年,主要从事超高精密和高精密超硬刀具及超硬材料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


B 这家企业的盈利情况如何?

近三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始终保持在50%以上。


C 这家公司的客户和股东是谁?

陈继锋控股,达晨创投、启迪投资等均是股东。主要客户包括烟台康汇系。


沃尔德:科创板的“金刚钻”之路

8月10日,北京沃尔德金刚石工具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随着资本市场开启“科创板时间”,沃尔德作为北京市首批登陆科创板的企业,上市以来股价高歌猛进,表现亮眼。8月,北京沃尔德金刚石工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继锋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回忆起初识、结缘超硬材料,以及从研究领域进入商业市场,陈继锋认为这是成长时期家国情怀的驱动。


创业10年,机缘巧合之下,陈继锋对公司发展有了新的认识。2010年前后,陈继锋对公司引入风险投资,进行股份制改造;曾寄希望于登陆创业板,但在时代机遇面前,成为科创板上市公司。科研出身造就了陈继锋严谨、稳健的作风,对于未来公司的发展,他表示,“当年的拳头是越攥越紧往回收,上市之后,拳头就要往外打,好好发展公司。”


理科学霸,中科大结缘超硬材料


沃尔德在招股书中介绍,董事长陈继锋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等离子体专业本科毕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这也成了沃尔德的一张名片。


陈继锋对物理领域的兴趣源于少年时期。据他回忆,小学认字时期,《小灵通漫游未来》一书算是启蒙读物,叶永烈的这本中篇科学幻想小说,展示了未来科学技术某些方面的发展远景,也为陈继锋的科研理想埋下了种子。


1987年高考,陈继锋以全校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彼时,中科大汇集了大批学霸,陈继锋所在的班级更有五个省的第一名。强手云集唯有独辟蹊径,陈继锋决定放弃理论方向,选择应用方向。“学校有一个等离子体专业,可以做金刚石膜,所以选这个。”


出身于安徽的农村家庭,陈继锋几年大学生活也令父母欠债不少。“作为农民欠那么多钱,有多艰难。所以,我报名了研究生考试,但没去参加,就直接工作了。”毕业后,陈继锋被分配进了国家建材局人工晶体研究所工作,继续他的研究生涯。


立志破局,离开研究院所创业


“研究院所有自己的发展方向。我想做的事情不符合研究院所的研究方向。两个的定位不一样,所以我就出来自己做。”2000年下半年,32岁的陈继锋开始创业,创办北京希波尔,也就是沃尔德前身。


千禧年间,国内的高精密和超高精密超硬刀具领域刚刚起步。创业初期,陈继锋同样面临资金紧张,“当时我连1万块钱都没有,找朋友借了15万块钱。”


陈继锋离开舒适的研究院所,未曾考虑创业的风险。起初,公司的主要业务是超硬材料,而且并不是自己生产,通过买进毛坯进行加工之后再销售,自主研发的产品销售额比较少。


2006年,陈继锋在与日本客户进行高精度圆环形刀具试制合作的过程中,了解到钻石刀轮产品以及其在平板显示领域的需求。当时全球只有日本三星钻石工业株式会社等极少数日本企业生产钻石刀轮类产品,价格昂贵且产量有限,不能满足液晶显示面板制造企业的需求。由于钻石刀轮产品精度要求极高,加工工序复杂,因此国内一直没有出现可以与日本三星钻石竞争的企业。


这令早就想要有自主作为的陈继锋看到了机会,于是沃尔德应运而生。“创立之初,高端刀具主要集中在欧洲、美国、日本这些发达工业化国家,国内刚刚起步。我们这个年代的人都有一股爱国情怀,当时也有点想弥补国内产业的不足,打破国外的垄断,让国家少受一些制约。”


万事开头难,当时在中关村电子城科技园区,陈继锋起初只身一人全心投入到工作中,吃饭睡觉都在机器旁边。


八年筹备,从创业板转战科创板


2010年起,陈继锋拟将高端超硬刀具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并打造高端的沃尔德刀具品牌,未来以沃尔德为主体在资本市场上市。在此背景下,陈继锋收购北京希波尔主要的生产经营性机器设备和无形资产,以及北京希波尔持有的廊坊西波尔股权。


实际上,在2010年上半年之前,陈继锋并没有进入资本市场的想法。随着公司的发展,陈继锋意识到懂技术不是懂得一切,懂技术还必须要懂管理、懂财务。他开始有意识地参加一些管理培训机构的学习。“了解到原来资本市场是可以让企业跨越一个大层次,迈上一个新平台,继续发展企业。那时候才感兴趣,然后才重组,融资。”


2010年底,陈继锋开始将公司进行重组,引进风险投资,现在的达晨银雷、华创盛景等股东都是那时引进的。公司计划2013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而当时处于IPO排队的企业数量较多,IPO堰塞湖明显。


公司规划调整之际,赶上了2019年的科创板。“科创板对企业的要求,符合我们对自己的定位,科创板对于企业的创新和快速发展,有很大的包容性。”陈继锋表示。


招股书显示,沃尔德2016年-2018年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5亿元、2.33亿元、2.6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42亿元、0.58亿元、0.66亿元。2019年1-6月沃尔德营业总收入为1.23亿元,同比增长4.0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51.55万元,同比增长4.02%。沃尔德的公司负债率更是处于低水平,近三年负债率分别是9.79%、8.09%、8.57%。


“很多人说我们偏保守,包括我们的中介机构。负债率那么低,回款都要超过净利润,财务状况较好。”陈继锋表示,太完美的原因是不愿意做一些有风险的事,风险控制做得比较多,更加严谨稳健。


稳健带来的好处是抗风险能力强,同样也会令公司成长速度没那么快。陈继锋表示,“我们当年的拳头是越攥越紧往回收,但是上市之后,我们的拳头就要往外打,企业要好好发展。”同时他也强调,不能上市之后就乱搞,还是不能忘记初心。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实习生 程泽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贾宁

本文网址:http://sczbz.com/xinwen/71606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周点击排行榜